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21730阅读
  • 0回复
收起左侧

[桃源永春] 永春白鹤拳传人为完成师父遗愿拍摄《极品师徒》 借电影弘扬传统武术

[复制链接]

8

主题

13

帖子

7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5
发表于 2018-9-29 0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到“咏春”,人们一下子就能想到叶问和李小龙,因为影视作品巨大的影响力,咏春拳的名气现在几乎家喻户晓。上周五,功夫喜剧电影《极品师徒》在全国公映,这部小成本的电影讲述的却是“永春白鹤拳”的故事。影片讲述了一个从马来西亚回来的80岁老华侨林正义(潘章明饰)遇上一个95后年轻人苏一飞(战天泽饰)的故事,影片中充满了乡愁情怀和往事的救赎。
     作者:王金跃
360截图20180929093344221.jpg
     电影《极品师徒》制片人周将哲在永春白鹤拳史馆打木人桩

      对谈记者:王金跃

     对谈嘉宾:周将哲(《极品师徒》制片人)

      该片的制片人周将哲是永春白鹤拳的第11代传人,也是厦门市永春白鹤拳文化研究会的会长。周将哲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进入影视行业,从2012年开始,6年时间里投资拍摄了《永春白鹤拳之擎天画卷》和《极品师徒》两部电影,在他心中,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圆已经去世的师傅的一个遗愿,弘扬永春白鹤拳的文化,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传统武术。

      在流行大制作、大明星的今天,作为一家规模不大的影视公司,周将哲同样面临包括融资困难,团队经验不足等难题,为了拍摄《极品师徒》,他曾经卖掉了在厦门的一套房子,他告诉《北京晚报》的记者,只要能够扛下去,自己希望能够将“永春白鹤拳”这个系列电影继续拍摄下去,《极品师徒》正在公映,《极品师徒2》已经在筹备。这位个头矮小但壮实的中年男人,心里面潜伏着一个生意人的敏锐,但初入影视行业时的经验不足,也让他感受到了拍电影的难度。日前,周将哲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拍摄两部电影时的点点滴滴和对推广永春白鹤拳文化的极大信心。

       永春白鹤拳是一种实战性很强的拳种

       记者:很多观众都知道“咏春拳”,因为大家都看过李小龙和跟叶问有关的电影,尤其是甄子丹、梁朝伟这些大明星都演过叶问,就让咏春拳一下子出名了。但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永春白鹤拳”,此“永春”非彼“咏春”,这两个拳种之间有渊源吗?

       周将哲:说起来,咏春拳是从永春白鹤拳这里传出去的,是它的一个支派。永春白鹤拳有400多年的历史,是明末清初发明的,而咏春只有200年的历史。它们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女性创造的拳种,我们的祖师爷叫方七娘。我们永春白鹤拳一代代传下来,代际都是很清晰的。我的这个观点,包括广东顺德的一些咏春拳的流派也都认同,他们也都曾经到福建来认祖。日本最大的空手道流派“刚柔流”,也是从我们的永春白鹤拳传出去的。该流派空手道有明显的南拳特色,以小架三战步、猫足立为主,讲究刚柔并济。它还有一些细化的分支,比如鸣鹤,飞鹤、食鹤拳、独脚鹤、长技鹤等等。虽然永春白鹤拳在福建来说是比较古老的拳种,但在整个武林界来说,这还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拳种。

      永春白鹤拳还是我们中华武术流派最早到海外交流的拳种。1929年,福建籍南洋地区华侨领袖陈嘉庚邀请永春白鹤拳到新马泰表演,这是中国民间武术团体第一次出国访问。它还是最早传到台湾地区和海外的拳种,是循着当时的海上丝绸之路的路径传到了海外。因为我们福建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发源地之一,有了这个商业渠道,很早就把这个拳种带到了海外。在东南亚地区,早期永春白鹤拳是非常出名的。

      记者:虽然影视作品中,功夫得到了诗意的想象和天马行空的展示,但在现实中,这几年,传统武术的实战功能受到了质疑,甚至是挑战。你觉得,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年轻人还有必要来练习这些古老的拳种吗?

      周将哲:应该这样讲,现在“练武可以强身健体”这是大家都普遍认可的观点。练武术可以使人的肌体得到锻炼,精神面貌得到改善提高,这也是大家都公认的,是有群众基础的。传统武术和竞技体育,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要有强壮的体魄作为基础。早期冷兵器时代,身体强壮了,可以保家卫国,防身立命,是可以用来谋生的手段。到了现在,一个人只有身体强壮了,才能更好地工作和生活。但是要指出,现在注重搏击的竞技体育是少数人的一种乐趣和职业,因为现在的市场已经不需要搏击功能太强的东西了。

      永春白鹤拳是一种实战性很强的拳种,但它是以防守为主,并不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拳种。因为它是女性发明的,主要是用来保护自我,安身立命。你想,一个女性要想战胜比自己高大的对手,就必须以小搏大,以小制胜。因为女性的身体比男性弱,所以在训练的过程中就要求要比男性全面。女性要想战胜对手,需要调动全身的肌体潜力,包括身体内外的协调,在训练中要让全身的力量瞬间都集中在一点上发挥出来。其实武术就是练习人体器官的团队精神。有些人练习永春白鹤拳的时候面部表情不太好看,但其实这是在练习头部的功能。永春白鹤拳在实战中不会跟对方去硬碰硬的对打,而是以小搏大。它还有很多如打关节等保命的手法。就是根据锻炼者的体质形成自己的风格。

     所以这个拳种不太适合擂台赛。但在如果过招是在电梯等狭小的空间里展开,永春白鹤拳的优势有很明显了。

      网络平台打开了白鹤拳的知名度

      记者:你以前是一个生意人,如何想到进入影视这个行业,可能外行的人一开始进入影视圈,都会有一些浪漫的想象,以为这个行业都是那些光鲜亮丽的事情,但实际上,拍摄一部电影牵涉的面很广,你进来后有没有不适应?你制片的第一部影片《擎天画卷》在票房上并不算成功,你接着又拍摄了《极品师徒》这部电影,动力来自于哪里?

      周将哲:小时候看了《少林寺》后,就对传统武术有了很大的兴趣和爱好。因为做生意忙,当时练习永春白鹤拳主要是用来健身。它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受时间和地点的限制。说实话,以前我们对武术也没有很认真地去研究。我十几岁的时候跟师傅颜拱堪学习,他当时六十多岁。他是把我当儿子一样看待。他活了90多岁,晚年的时候我们去看望他,他对自己的一身武艺没有传承下来一直耿耿于怀,觉得很可惜。我师父的师父潘孝德最早是教太祖拳的,但由于我师父身体比较弱小,所以后来改练永春白鹤拳。他在当时被认为是功夫高手。

     2011年他去世的头一天,我去台湾进行武术交流。我是当天早上去见了他最后一面,然后去台湾了,他是当天晚上走的。我到了台湾的南部,发现当地的武术文化气息还是挺浓郁的,再回想现在社会上很多老祖宗的东西都没有保留下来,就觉得很惋惜。有时候你觉得很多传统的东西完全有大把时间用来学,但随着这些老人的过世,很多传统的东西也就被带走了。

      当时正好我们的商会和乡贤们也想推广传统文化。三位企业家也想为家乡做一点事情。因为我懂点武术,就让我来推广。因为永春白鹤拳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宣传推广了,知道的人越来越少,推广的过程中出现知名度的问题。他们就想到了拍电影,知道电影的传播力和影响力都很大。我当时也是无知无畏,没有想到拍电影也是一门专业化程度很高的技术。对一个行业不了解,在投资的过程中也就不好把控。

      我2012年开始进入影视圈。第一部电影《擎天画卷》是请梁家仁来做导演,当时除了梁老师是专业的外,我们整个的团队都是外行。当时那种情况,也只有他才能把电影拍出来。因为当时连剧本都没有,演员都是临时找的,甚至连拍摄的素材都不够,这些我当时也都不懂,没有任何的制片经验。这部片子2015年在海南的丝绸之路电影节上还拿了最佳动作片奖。

      第一部拍完,大家都不看好,认为既没有经济效益,也没有宣传口碑。虽然几个投资人本着为家乡做事的决心,但长期赔钱的事,大家也不会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把版权卖给了网络公司,国外如韩国等都有发行。后来网络上的点击量就达到了一两个亿。我发现,永春白鹤拳的知名度慢慢提高了。

     随着时间的发酵,大家觉得,这部片子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看。当地政府也开始重视了,希望将白鹤拳做成一个产业。有一次文化节的时候,泉州市就指定永春县主打白鹤拳文化,当时的省委宣传部长亲自来为我们剪彩。于是我慢慢有了向产业化去做的念头。从产业角度来说,还是值得拍摄第二部跟永春白鹤拳有关的电影。第一部赔了,但如果没有后续,才是真的赔了。因为股东的意见不统一,于是我提出,资金的问题我来解决。拍第二部时,在团队的选择上,我们就更加认真了,我跟《极品师徒》的导演冯万里磨合了两三年后,大家都觉得不错。

     记者:这部电影很多场景都是在马来西亚拍摄的,片中的老爷子角色也被设置成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侨,这个情节的设置是怎么考虑的?影视作品中对于武功的表现已经有了很多的流派,比如《少林寺》中的功夫都是硬桥硬马的真功夫为主;而徐克导演的作中,功夫都是诗意化的,天马行空。这几年,徐皓峰导演的功夫电影,更加注重于展示传统武术的真实一面,而且对于中国江湖人士的人情世故有更深的开掘,你作为永春白鹤拳的传人,对哪个流派更加感兴趣?

     周将哲:第二部片子《极品师徒》我们最早是想做两岸题材的,但由于当时台海关系敏感,后来就转到了马来西亚,片中的老爷子原来设计是从台湾回来的,现在变成了从马来西亚回来。我们在调研的过程中发现,马来西亚对于华人的传统文化有很大的兴趣。我们永春县跟马来西亚的关系很密切,基本上家家户户都跟马来西亚有联系。像我爷爷是从马来西亚回来的,我姥姥的整个家族都在马来西亚,我们跟马来西亚的渊源还是挺深的。

     我觉得,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影视作品的宣传,大家对于传统武术的兴趣和认知也会越来越高。但做事情还是需要时间的积累,不可能一下子就达到目的。就像有人来挑战传统武术,对传统武术的实战能力表示怀疑,但这也能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传统武术在实战能力上的潜能进步。从长远来说,也不见得就是坏事。

     虽然我们是小成本电影,但我自己比较有信心。《极品师徒》不久前在美国休斯顿电影节拿了最佳编剧奖,我们还是挺意外的。《极品师徒》并没有过多地讲功夫,而是讲一个“功夫的故事”,讲述乡愁牵挂和情怀的故事。影片的最后,让老人得到了好的归宿,让年轻人得到了感悟。我觉得,人还是要勇于承担责任,影片是对两代人双方的一个救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